被废弃的皇妃 第394章 倾吐真心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被废弃的皇妃 搜小说(soxscc.com)”查找最新章节!
    『但是……』

    也许这对主神而言不是最好的结局,但我的人生无疑因此而幸福起来。

    所以,主神维塔啊,正如你赐予我的名字,我相信自己已经勇敢地开拓出了崭新的命运。

    这么久以来我一直都在抗拒着你,甚至有时还会对你心生埋怨,但现在,我想感谢你赐予了我这个名字。若不是这个名字,我早就被逐出皇城,也就不可能像现在这样与他互通心意、恣意地畅想有他的未来了。

    有他的未来,崭新的命运。

    冰冷的心蓦地生出一丝暖意。突然好想他。想念他一丝不苟的衣着、深邃的湛蓝色眸子、清冷又深情的嗓音。

    若不是天色已晚,我真想立刻奔向他,扑进他坚实的怀抱里告诉他我此时心中所想的一切。我幻想着见到他的时候可以同他讲的话,不知不觉地深陷其中……

    “爱丽丝提亚。”

    我缓缓地眨了眨眼。

    『怎么回事,这是梦吗?一定是的。不然我怎么会在自己的房里听见他的声音……』

    正在我安慰自己将心跳放得平缓些的时候,那熟悉至极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你,已经睡了吗?”

    “陛下?”

    我慌忙转身,只见我心心念念的人就站在破碎的月光下。一身周正的黑色制服、皇室血脉独有的蓝色发丝、写满了担忧的湛蓝色眸子……真的是他吗?

    “公主她……”没有任何的缘故,我忽然哽咽。

    我飞身扑进他的怀里,他下意识地抱住我,瞬间僵住了身体。一时不知所措的手臂缓缓地环在了我的肩上。身体传来的温热和他特有的清冷香气让我不由一阵心潮澎湃。

    『真的是他啊。不是梦也不是幻象,而是活生生的他,是深爱着我的他啊。』

    倘若他不爱我,没有百般地体贴我,亦或是中途放弃了我,那我还能像现在一样改变自己的命运,战胜过去的阴霾,重新相信爱情吗?

    我想答案一定是否认的。

    这一世从一开始就活在恐惧与恨意中的我,哪里会选择原谅、哪里会试着去爱上别人?

    我拒绝了艾伦迪斯灼热的目光、从卡尔塞因的怀抱中逃跑,都是因为我还没有学会怎样去爱一个人、怎样接受另一个人无尽又温暖的关怀。只有罗布利斯始终死死的抓着我,绝不放开。

    他的手,为我拨开了遮住未来的阴霾。

    “……谢谢你。”我将脸埋在他的怀里,轻轻出声。

    他一时茫然:“嗯?”

    我不敢直视他,但隔着几层衣物所感受到的温暖让我心中生出了无限的勇气:“谢谢你没有放弃我,哪怕我一直都在拒绝你,谢谢你说爱我,还有……谢谢你,让我有勇气改变命运。”

    他沉默着伸出手,安慰般地抚摸着我的头发。小心翼翼而轻柔的动作让我顿时湿了眼眶。

    我不会让他像上一世那样凄惨地死去,不会让他像过去那样活在无尽的不安与孤独中。因为,是他让我拥有了全新的人生。

    他或默默等我,或主动靠近我,自始至终都在体谅我关心我……他让我创造出了崭新的命运。

    他被这突如其来的泪水吓了一跳,在我耳边低声呢喃着什么,我却只是紧紧咬着双唇,更加用力地抱紧他,靠在他的怀里任由交织着畅快、苦涩、感激与释然的泪水肆意地流淌。

    不知过了多久,我有些难为情地抽出了身子。

    他伸出手温柔地为我拭去眼角的泪珠,问道:“好点了吗?”

    我抿抿唇,轻声道:“是,陛下。”

    “怎么了?到底和她说了什么……”谨慎的询问声戛然而止,他别过头,望着虚空道,“我出去一下。”

    我茫然的眨了眨还带着潮湿的眼:“啊?这么晚了,您要去哪……”

    罗布利斯单手握拳放在唇边轻轻咳了两声,尽可能平静声音中透露出了一点尴尬:“那个,就是说……咳,虽说你我是未婚夫妻,但我还是不好与这副打扮的你单独待在一个房间……”

    “啊?我的打扮怎么了……”

    『嘶。』

    我倒吸了口凉气,慌忙遮住身体瘫坐在了地上,见状,他迅速转过身离开了房间。被独自留下的我僵着身子,茫然地望向紧闭的房门。

    『天呐,我刚才都做了什么。』

    我勉强弯下僵直的脖子,重新打量了一番自己的穿着——除了几道褶皱之外,没有任何装饰的、半透明薄纱衬裙!

    『我刚刚就是穿着这样的衣服被他抱在怀里的吗?』

    意识到了这一点,又想起他不知所措的表情,我的脸瞬间涨红得似要滴血,两颊滚烫滚烫的。

    我甚至不敢看向那道挡住了他身影的房门,只是这样茫然若失地坐了片刻后,长叹着套上了衣服。我围上薄薄的披肩,对着镜子再次检查了一遍衣着,这才打开了房门。

    四周一片昏暗,我环顾一圈,发现青年正站在走道尽头的窗边,仰望夜空。

    “我知道夜已深了,不过你能陪我走走吗?”听到我的脚步声渐近,他转身望向我,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点了点头,配合着他的步调走向了漆黑一片的庭院。

    许是入了冬的缘故,夜晚的空气非常凉,潮湿而沉重。我深深地吸了一口,待到微凉的气息渐渐暖了,又缓缓地呼了出来,渺渺的白气不一会儿就消散在夜空中了。

    藏在乌云里的月亮忽然探出了头,月光干净的洒落。

    连昆虫都进入了梦乡的深夜,只有我和他的脚步声回荡在被银色月光浸染的空间里。我正倾听那轻微而有规律的声音,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呼唤,遂扭头望向身侧。

    “爱丽丝提亚。”

    听到青年的声音,我微微仰起头看向他:“是,陛下。”

    他声音略低,温柔又困惑:“你方才所说的命运……是指那个梦吗?”

    我瞬间语塞。该怎么回答他呢?

    从前他也问过类似的问题,看来他对过往并非一无所知,但也只是知道个大概,具体的应该还不清楚,那么,真的有必要告诉他吗?万一造成了无谓的伤害可怎么办?

    “……坐下说吧。”见到我为难,罗布利斯将目光转向了另一边。

    我点了点头:“啊,是,陛下。”

    他旋即从怀中掏出一方手帕,铺在椅子上,拉着婉拒的我坐下,一边道:“坐在冰冷的椅子上怎么行?况且你身子本来就弱,若是因为这个缘故病倒,侯爵一定无法饶恕我。”

    知道他在说玩笑,我忍不住笑了一下:“多谢陛下。”

    他无言地点点头,坐到我身侧,望了望头顶的的德拉花,开口道:“告诉我,你梦里的我,是怎样的一个人?”

    “……”

    似乎努力的思考了很久,他拨开了遮掩着秘密的那一层薄纱:“我想知道,我在梦里如何伤害了你,你又对那个我有过怎样的期许。我想听一听,在你的梦中我们曾一起经历过什么。”

    “……”

    “……我要避免这种事情的发生,绝不让你经历那样的痛。”他望着我,格外认真。

    那次在晨雾中偶遇,他也问过我类似的问题,但我最终也没能回答他。因为那时的我还无法相信他。当然,也是因为我不想伤害他,但根深蒂固的怀疑和不信任才是主要的原因。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因为我相信他,我知道他对我用情至深。所以我没有理由再隐瞒下去了。我只是担心说出来会会伤害到他。

    “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我望着夜空中闪亮的星星,娓娓道来。

    故事真的很长,要从十岁那年我们的初次相遇开始说起。为了成为配得上他的女子,我拼了命地努力学习,却适得其反,我们之间变得越来越疏远;我在社交界孤军奋斗,因为得不到他的爱而伤心难过;雅莹突然出现,夺走了他的心,抢占了我的位置成为了皇妃;我不眠不休地处理本该由雅莹负责的事务,还有……

    我缓缓调整呼吸。

    『这之后的事就没必要讲了吧。』

    尽管我并没有提及最敏感的部分,但他似乎还是猜出了大概。只见他神情复杂,沉默许久之后,长叹道:“……原来是这样啊,我大概知道了。经历了这样的事,结局应该不太好吧。”

    “抱歉,陛下。我不该跟您说这些,白白扰乱了您的……”我下意识想要道歉。

    罗布利斯摇摇头,示意我不必为此而道歉:“不会。在那个时间里,如果不是你选择了与梦中截然不同的一条路,说不定真的会变成你说的那样。小时候的我的确对你怀有猜疑和嫉妒之心,甚至,是恨……”

    他抬起头仰望夜空,湛蓝色的眼瞳与银色的光辉交汇。我亦随着他的视线望向逐渐亮起来的天空。不知不觉已经变浅的夜幕在月亮周围徘徊着。

    “犹记得在视察边境途中顺道去你家领地的时候,我看着你失魂落魄的样子想了许多。”

    在这样的夜色中,他将多年以来压抑的真实所想一一道来:

    “嗯,实话跟你说吧,我听说你要习剑,成人礼上还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但我始终不相信你是出自真心的。我以为你只是想引起我的关注,那其实就是你害怕因为皇位继承权的事沦为后妃而放出的烟雾弹而已。”

    “……”

    他道:“直到那日看见你,我才知道是我判断错了。我突然很好奇,你究竟为何那么怕我,宁愿承受来自各方各面的压力也要与朕解除婚约。你受了刺激,神志不清,我便命人将所有可能导致你变成这样的信息都搜罗了过来,然后……我就看到了贝利特少爷的信。”

    『原来是这样。』

    他叹了口气,继续道:“一开始我觉得很是荒唐,后来更是抑制不住满腔的怒火。心想我在你眼里究竟有多么可恶,你到底有多么讨厌我才做了这样的梦。我气冲冲地去找你,想要教训你几句。”

    说起许多年前的事情,仿佛讲着别人的故事。在他口中听到他形容幼稚的自己的样子,我不由会心一笑。

    他看见我的笑,也是稍显无奈的笑了笑,又继续讲了下去。

    “当我见到你时,却看见你茫然地坐在那里,突然感觉你脆弱得好像一碰就会碎掉一样。我这才意识到一个被我遗忘的事实——你还只是个十一岁的孩子。虽然你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仿佛没有任何情感似的,但其实内心却极其脆弱敏感,甚至因为母亲离世带来的冲击而失去了记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